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與神明畫押,舔狗人生贏家 ptt-第四十八章,在禁慾系男神心尖上放把火8

我與神明畫押,舔狗人生贏家
小說推薦我與神明畫押,舔狗人生贏家我与神明画押,舔狗人生赢家
“主神大人?”南汐的思路被打乱,肉包刚才那句话应该是在说,她死了主神大人怎么办。
她的死活跟主神大人有什么关系?
“啊?我是说…”肉包绞尽脑汁的想办法去圆自己不小心说漏嘴的话。
突然灵机一动,有了!
他一本正经的说道:“如果完不成任务,不单你的灵魂会被抹杀,我也会被销毁。”
南汐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肉包。
她在判断肉包这句话的真实性。
片刻。
“好吧,我知道你不信…”肉包心虚地垂下头,“但是眼下最重要的是怎么逃出去。”
肉包看南汐一动不动,急得团团转。
“你不会就打算放弃了吧?”
“你可是个杀手啊!”
“你们杀手组织里不是你最牛批的吗?你不是最顶尖的吗?你怎么心理素质这么差?”
“打电话求助吧,现在不是要面子的时候。”
南汐被他吵得受不了,冷声道:“刚才已经确认过了,没信号。”
“啊?那怎么办?不会真的死在这里吧。”肉包急声问道。
黑崎先生横冲直撞的爱
“你别吵,安静一点,我自有办法。”南汐说着,伸手敲了敲电梯门。
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喊道:“外面有人吗?救救我…”
肉包:???
合着你说的办法就是求助?
看了看南汐那镇定的模样,他没敢开口问。
她所谓的有办法,应该不可能只是简单的求助。
他对南汐的脑子还是有信心的。
她说有办法,就一定不会坐在这里等死。
南汐坐在角落里,不说话,不乱动,把呼吸放慢。
每隔几分钟敲一次门。
哭喊声也逐渐虚弱下去。
十五分钟后,她能明显感觉到电梯里的氧气越来越少。
她轻轻拍了拍电梯门,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道:“我…快要…不行了…有没有人…”
说完用脚狠狠地再地上踩了一下。
“砰!”地一声。
于是便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声音。
大概又过了三分钟。
南汐隐约听见了对方打电话的声音。
接着就是脚步声。
南汐确定人走了,这才站起身。
徒手去掰电梯门。
这种事情,她原本轻而易举就可以做到。
但是电梯里关的久了,大脑有些缺氧,力气也比平时小了很多。
肉包屏住呼吸,看着南汐。
再尝试了几次之后,她终于气喘吁吁地掰开了电梯门。
肉包这才明白,原来她是用这个方法把对方骗走。
然后再从电梯里爬出去。
门一开,南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外面的氧气。
电梯卡在负一层和一层的中间,三分二的位置。
也就是说,她的头以下,还在负一层。
头以上,再一层。
这个高度,就算爬也很难爬上去。
南汐休息了一会,纵身一跃,直接抓住了一层的地面和电梯的连接处。
在确认手上抓紧了之后,手臂用力往上提,将整个身体提高了一大截。
长腿一迈,直接踩在了地面上。
弟弟超可爱
弯着腰从空隙里钻了出去。
肉包看着这一系列的操作惊呆了,这就是绝对力量吗?
南汐躺在一楼大厅的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
肉包在一旁兴奋地手舞足蹈:“牛逼啊,这么高都可以跳上去。”
南汐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
“可是你既然能打开电梯门,又能爬上来,你为什么不早点动手?非要把自己憋个半死吗?”肉包有些疑惑。
南汐冷笑一声:“AI就是AI。”
肉包撅着嘴不高兴了:“你是在嘲笑我的智商吗?”
“刚才外面的那个人是可以控制电梯的电闸的。”南汐悠悠地开口。
“所以嘞?”肉包没听明白,好奇的问道。
“他守在外面,就是为了确保没人给我开电梯,让我闷死在里面。”南汐接着说道。
“那你上去弄死他不就好了?”肉包一脸傲娇,“一般人,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好吗?”
“万一我爬到一半,他把闸合上,电梯一启动,你猜我会被截成几段?”南汐看着肉包的目光多了一丝鄙夷。
非要全部解释清楚,他才能明白吗?
肉包听完,这才恍然大悟,看着南汐的目光充满了崇拜。
丝毫不介意她看着自己那副嫌弃的表情。
南汐休息了一会,体会恢复的差不多了,从地上爬起来。
研究所的大门已经锁了。
保安躺在地上,腰间挂钥匙的钥匙扣被解开了。
南汐过去探了一下鼻息,没死,应该只是被打晕了,或者被药物迷晕了。
南汐从保安室里拿了一把钳子朝着楼梯间的方向去了。
门果然被锁死,她用钳子把锁打开,从楼梯下去,走到实验室门口。
打开门,进去把文件保存好。
还好是笔记本,不然丢了她辛辛苦苦写的实验报告,她一定把那个小混蛋的脑袋拧下来,踩爆!
关上电脑,她把包里随身携带的身份证放进抽屉里,然后把钳子塞进包里,出了实验室。
实验室下面是负二层,可以通往地下停车场。
南汐小心翼翼地穿过负二层,来到地下停车场。
这个停车场是研究所内部员工专用的。
所以此时一辆车没有。
从停车场出来,走到研究所门口,外面也是一片漆黑,附近也没有任何车辆。
混沌幻梦诀
南汐这才松了口气。
转身又往回走。
肉包不解:“你不回家么?废了半天劲,就来确定一下那个人走了没有?”
“回家?你没事吧?”南汐被气笑了:“回家这烂摊子怎么收拾?”
“烂摊子?”肉包重复着南汐的话。
“坏掉的监控,坏掉的楼梯间门锁,坏掉的电梯,还有那个倒霉的保安。”
“你的意思是?”肉包还是没明白。
南汐皱着眉头,为什么会给她配一个智商和她不在一个段位的小系统?
肉包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但是又无力反驳。
因为他确实看不懂南汐要做什么。
大概这就是AI和人类的区别吧。
对!一定是因为他是AI,才不是因为他智力有缺陷!
南汐一路回到一层电梯间。
从刚才爬上来的地方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