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渡靈法醫 線上看-第二百零三章 彼岸花開鑒賞

渡靈法醫
小說推薦渡靈法醫渡灵法医
想了一下,或许这几天停尸房的门一直紧闭着,没人进来过,导致室内阴气重,再加上我身份特殊,所以才产生了幻觉。
还是觉得心里不踏实,便又仔细检查了一遍这五个藏尸柜,的确是五具陌生尸体,这才松了口气。
整个一下午时间我都躺在宿舍床上,想着今晚可能一夜不能合眼,就想赶紧睡一觉,却怎么也睡不着,就这么翻来覆去一直到了傍晚时分。
刚过六点,我翻了一下身,正考虑是不是起床准备一下,忽然看到两个高大的黑影坐在对面小陆睡过的床上。
“小陆——”我本能地喊了句。
随即才看清楚是黑白无常,他俩正用一种十分奇怪的表情看着我。
一惊之下,我“噌”的一下坐了起来:“黑大哥,白大哥,你俩怎么来了?”
俩人先是嘴里发出一连串“哼哧哼哧”的声音,随即才开口。
白无常:“俺们是派来接亲的!”
黑无常:“对!对!是来打头阵的,来伺候令使更换婚袍。”
说罢黑无常手一抖,也没注意到他从哪里掏出一件红色的袍子,看着像是唱戏的穿的。
白无常也随即双手一抖,手里顿时也多了一摞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黑弟,婚袍是穿在外面吧!得先穿我这件。”
随即俩人就要帮我换衣服,看着他俩一黑一白两只鹰爪似的手,我赶紧拒绝:“别!从三岁开始我还没让别人帮着穿过衣服,让我自己来!”
赶紧双手接过白无常手中的衣服,放到床上,又接过黑无常手里的红袍子。
里面衣服黑白相间,类似电视剧中古代进京赶考的秀才穿的那种戏服,外面红色长袍上绣着两条黄色的龙。
大小倒是十分合身,简直如同为我量身定做的一样。
衣服穿好,白无常又拿出一顶类似“乌纱帽”的帽子,轻轻帮我戴上。
“令使以后就是咱们阴司的新郎官啦!”黑无常白眼珠提溜提溜转了好几圈,样子既可怕又可笑。
走到门后的镜子前,照了照,简直不敢相信镜子中的美男子就是我自己。
把眼镜还给我
转过身,朝黑白无常笑了笑:“两位大哥,咱们……咱们怎么去黄河大酒店?总不至于就这样出门打的吧?”
白无常摇了摇头,手一挥儿,顿时几个戴着面具的小鬼抬着轿子从墙里走了出来,只看了一眼,我便认了出来,就是第一次偷偷到黄河大酒店下看到的那顶和孙桂平一模一样的人坐的那顶红轿子。
一切犹如变魔术。
四个鬼轻飘飘地把轿子放到宿舍中间,从始至终都没有一丝声音,随即几个穿着红裙子,嘴上蒙着白纱的女人从墙里走了出来,只一眼我也认了出来,她就是上次我看到的抬着大桶送阳气的女孩——只是我一时间无法判断出她们是人还是鬼,或者属于另一种存在。
我宁可相信四个女人是仙女而不是鬼,她们轻飘飘地从墙里迈步出来,一现身便往空中撒花瓣,只是所有的血红色的花瓣一落到地上便如同雪花一样融化。
后来我才知道她们撒的这种花只有阴间才有,是被成为“地狱之花”的彼岸花。
传说彼岸花是一株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众魔将它遣回,但它依旧一直在黄泉路上徘徊,不愿离去,众魔不忍心,于是同意她就开在黄泉路上,给离开了人界的魂一个指引和安慰。
彼岸花也是接引之花,传说花香是有魔力的,能够将死者生前的记忆给唤醒,因为它颜色似火,所以又被称为“火照之路”,这是黄泉路上的唯一 风景和有色彩的东西。
当灵活过了忘川,前世间的种种都会被忘掉,将曾经所有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所以就被叫做了彼岸花,开在了冥界的入口。
除了地狱之花,彼岸花又叫死人花或者坟头花。
春天是球根,夏天生长叶子,秋天立起开花,冬天叶子又慢慢退去。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相念相惜永相失。
如此轮回而花叶永不相见,也有着永远无法相会的悲恋之意。佛经记载有“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这种花开在秋季,在秋分前后三天日本将这几天称为叫秋彼岸,春风前后三天叫春比岸,都是上坟的日子。彼岸花开在秋彼岸期间,非常准时,所以才叫彼岸花。人们在上坟时节看到这种艳丽但很冷酷的花,再结合这时的心情,所以将之称为“死人花”也就顺理成章了。
传说中彼岸花开在阴间的黄泉路上,花开开彼岸,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 相传此花只开于黄泉,是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
阴眼圈子里还流传着四句描述彼岸花的诗——彼岸花开开彼岸,奈何桥上可奈何。 三生石上刻三生,叹息桥头空叹息。
另外,彼岸花是一种可通灵的花,邪门的很,如果不小心将血液滴上此花,便会通往地府。
彼岸花通灵的具体过程是这样的:时间最好选在黄昏之时,找到余辉沾染的曼珠沙华,将血液滴上,并连土拔起。然后紧闭双眼,嚼下粘有血液的彼岸花,集中精力去“看”两眼之间,这时就会看到迷糊之间有一扇门,推开门便是地府。
如若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应赶快背对其并弯腰屏住呼吸,否则就会被抓住,现实生活中的自己会意外死亡。
最后你要离开的话就找回那扇门,醒来后要尽快吃阳间的食物,这样就能把阴气遮掩下去,鬼差就找不到你了。
在很多的关于彼岸花碰到血会怎样的传说中,都是很邪的,民间很多人就是因为好奇结果落下了隐疾,而且地府也没有什么东西,这里就是阎王爷办公的地方,但是地府阴气太重,会对人的身体产生不好的影响。
…… ……
可这会儿我只是觉得这种花的样子很奇特,我从未见过这种样式的花。
我家的魔王是天使身为勇者我很为难
两个女人撒完手中的花,然后朝我行了个古代女子的“万福礼”后,轻轻拉开了轿帘子。
我很注意观察四个女人,确定没有姐姐和崔子萱。
“嘿嘿!新郎官得上轿了!”黑无常也朝我拱了拱身。
真没想到这辈子还有机会坐轿,而且还是坐着去完成婚礼。
只好迈步上轿子。
帘子被轻轻放下后,明显感觉到轿子被抬起了起来,只是四平八稳的感觉让我不确定是不是在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