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穿越遠古攜千億物資幫反派養崽崽 起點-第一百零四章:龍墨身邊的陌生雌性看書

穿越遠古攜千億物資幫反派養崽崽
小說推薦穿越遠古攜千億物資幫反派養崽崽穿越远古携千亿物资帮反派养崽崽
就在兽人被龙爪抓起的下一秒,滚烫的岩浆瞬间覆没了他刚刚所站的地方。
“快!快跑!”
其他兽人顿时吓破了胆,也顾不上物资了,拼了命的狂奔起来。
速度快的在地上狂奔,速度慢的,则是被龙墨和鹰远救起,随着身上的兽人数量越来越多,两人的速度也逐渐慢了下来。
身下已经布满了岩浆,一个不留神,就会掉下去。
惊险之余,有兽人回头,看向营地的方向。
“完了……这下全完了……”
“没有了物资,我们还怎么去海边换盐啊?”
“还管换盐,先活命再说吧!”
二两小酒 小说
兽人骂骂咧咧,又不敢做出太大动静,紧紧趴在两人身上,皮肤已经被热浪烫得快要熟透了。
……
部落里。
干净整洁的小院子里,狐娇娇坐在石椅上缝制兽皮衣服。
“娇娇,我绣好了,你看像吗?”一旁的鹿眠儿展开她的兽皮衣服,欣喜的递给狐娇娇看。
灰色的兽皮,做成了马甲的样式,胸口处有一个小小的黑色老鹰的图案,是用针线绣出来的。
狐娇娇本来是给龙墨做衣服,被上门来的鹿眠儿和虎晶看到,鹿眠儿央求她教,她就带着她们一起做了。
针是她用兽骨打磨的骨针,线则是从空间拿的较为粗糙的线,兽人几乎都有各自不愿透露给其他兽人知道的东西,两人没有怀疑这些东西的来路,只当是狐娇娇摸索出来的。
狐娇娇看过去,刚要开口回答,就被虎晶惊喜的声音打断:
“好好看,和鹰远的兽形简直一模一样,眠儿你手真巧!”
鹿眠儿羞红了脸,摇摇头。
“都是娇娇的功劳,娇娇,谢谢你愿意教我。”她声音亲切的道谢,红着脸低声道:“鹰远他应该会喜欢吧。”
“这是你亲手做的,鹰远他肯定喜欢,他敢不喜欢试试!”虎晶握紧拳头,一脸凶悍的模样。
狐娇娇哭笑不得,这虎晶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自己,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她。
“虎晶,你的呢?”狐娇娇故意问道。
“我、我的还没做好……”虎晶顿时笑容一僵,想把手里的马甲藏起来,可下一秒就被鹿眠儿抢了过去。
撿到一個星球 明漸
安山狐狸 小说
和鹿眠儿的相反,虎晶做的是一个黑色牛皮马甲,上面是用黄色的线绣了一个老虎,她还没伴侣,用的是自己的兽形绣的。
只不过小老虎歪歪扭扭,憨态可掬,实在算不得精致。
看到马甲上的图案,狐娇娇憋笑憋得满脸通红。
她事先画好了图案,只用把线在图案里填满就行,哪知道这样虎晶还能东一针、西一针的绣出来,简直堪比小学生绣工。
“虎晶,这只老虎和你还挺像的……”
鹿眠儿掩面轻笑。
虎晶顿时老脸一红,把马甲抢回来,藏在背后,不满的反驳:
“哪里像了,我才没这么丑!”
“一点也不好做,我不做了……”
她气呼呼的把针线拍在石桌上,只听咔嚓一声,桌面上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裂痕。
“……”
狐娇娇嘴角抽了抽,这虎晶还真是个猛女,不愧是书里女主的闺蜜,强悍!
断桥残雪 小说
两人离开后,狐娇娇把家里新做的衣服都收拾起来,除了龙墨的两套新的,她还给狐家一家兽都做了一件,每件马甲上都绣上了和他们兽形一样的小狐狸。
一晃已经二十天过去了,也不知道龙墨他们路上还顺不顺利。
这段时间,狐娇娇除了每天去检查土豆苗,还在家旁边开垦出了两块小菜地,用空间里的种子,种了点萝卜和油菜花。
萝卜可以腌制储存,油菜籽可以榨油,若是能种出来,来年就可以大面积种植,改善部落的生活了。
做完这些,才到晌午。
崽崽们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自从狐娇娇做过一次烤鱼后,就对烤鱼的味道念念不忘,早早拖着龙秀一起去河边抓鱼,还没回来。
狐娇娇独自坐在树荫下休息,脑海中又浮现出十天前她做的梦。
梦里,龙武意图杀害狐青路,好在龙墨及时赶到,有惊无险,只是却突然发生了火山喷发。
灼热的红色岩浆喷涌而出,让她猛地惊醒,接下来却再也没有做过相关的梦了。
好在梦里她见到龙墨逃离了火山喷发的范围。
只是……之前每次做预知梦,梦到的都是生死攸关的事,这次龙墨没有出事,她为什么会梦到呢?
“狐娇娇!鹰远他们回来了,族长叫你过去。”
正担忧着,屋外突然传来兽人的呼喊声。
鹰远回来了!
难道是换盐的队伍出事了!
狐娇娇闻声急忙抬头看去,是经常跟在族长身边的兽人,她站起来应道:
法醫棄後 小說
“我这就来。”
一路跑过去,狐娇娇看见兽人神色匆忙,满头大汗。
“发生什么事了,换盐的队伍不是需要三个月才能回来吗,怎么会这么快回来了?是不是龙墨出事了?”狐娇娇下意识问。
“我也不清楚,族长只让我过来叫你。”兽人摇摇头回答。
狐娇娇微微皱眉,点了点头道:“那我们快些过去吧。”
为了赶时间,兽人立即幻作一头虎兽,驮着狐娇娇狂奔而去。
狐娇娇很少被兽人用兽形驮,上一次还是从流浪兽人巢穴回来时,坐在狐青路背上,为了照顾她,狐青路一路都走得缓慢且小心翼翼。
可今天虎兽着急,根本顾不上这些。
狐娇娇好几次都差点从背上摔下来,只能紧紧抓住虎毛,紧闭双眼,耳边的风跟刀子似的从脸上拍打过去,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到了目的地,狐娇娇晕晕乎乎的跳下虎背,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她再也不想坐“兽车”了。
“狐娇娇,你来了。”看见狐娇娇下来,族长担忧的走过去。
“族长,龙墨呢?”狐娇娇扶着脑袋,急忙询问,“龙墨出事了吗?”
见她一脸着急,族长连忙安慰,“你别担心,龙墨他没出事。”
狐娇娇松了口气,目光扫过,发现龙墨和鹰远他们正站在不远处,面色一喜,抬手冲他打招呼。
“龙墨……”
话音刚落,就看到龙墨身后走出一个娇软柔弱的雌性,怯生生的抓着他的兽皮衣服,一副很亲近的样子。